其實在進大學之前,有一位陽明大學的學姊正好跟我姊是國高中好友,所以在因緣際會之下這位學姊跟我分享了一些她在芬蘭實習的經驗與機會,自那時起我便有了憧憬並期望大四的我也能有這個機會可以前往遙遠的國度「芬蘭」交換實習。而現在,很幸運地,我正在芬蘭中部大城Jyväskylä的Health Care Centre Kyllön的芬蘭老師一起實習!可以說是達成人生歷程的一個小目標吧!

IMG_7743
Health Care Centre Kyllön 外觀

實習第一天,和Jamk大學的turor, Ms. Pirjo一起前往了要待4週的實習機構。Pirjo是一個很親切、很誠懇的一位老師,在跟她對談的時候,總會睜大著雙眼看著我仔細的聆聽我說話,在實習前,她不斷地提醒我「有問題就勇敢地問出來,如果沒有問,我們無法不知道你們懂不懂」,看來亞洲(或台灣)人的特殊習性聲名遠播啊!而我的實習指導老師叫Leena,是一個很有趣的芬蘭媽媽,她表示她很喜歡有國際交換學生來實習,理由竟然是因為這樣可以訓練他的英文能力,甚至還開玩笑跟我說 "You're my English teacher during these 4 weeks!"  不過實際上,芬蘭人乃至於北歐人的英文口說之流利程度可以說是打趴我們這些學生呢!

IMG_7740
我和指導老師Leena的個人工作空間,治療床的還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顏色!

一週下來,我大概觀察到或體驗出以下幾個部分:

A. 制度方面
在台灣,病人要做物理治療前絕大多數都需要經過醫師的轉介。在芬蘭,比較資深的治療師是可以直接被預約指定,病人可直接到診間做評估與治療,假如病人情況較混沌不明時,也可以由治療師轉介到醫師那邊做另外的診斷。另外,不同的機構所要接觸的個案也不盡相同,我實習的場所主要是亞急性、慢性的病人,至於急性或嚴重程度高的則是在不遠處的中央醫院去做治療。病人每做一次預約看診,皆須支付11.5歐元,其實這個價格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便宜一些。

B. 工作過程
與我在台灣醫院實習最大的不同就是,這邊的治療師都會有自己專屬的一間治療室,每個病人進來後,治療師會利用45~60分鐘的時間完整的評估和治療病人, 可以從容地找出病人的問題、給予適當的治療、並確實地教導一些病人的回家功課(都會利用Physiotools這個程式給病人一份圖文並茂的Home Program),因為採預約制,一天下來,病人的量大概6、7個左右,不會有大排長龍的情況發生。相較之下,台灣的治療師真的效率很高,快、準確又有效,不過,當我把台灣的情況告訴Leena後,Leena就用很嚴肅的臉跟我說她無法接受沒有自己休閒時間和Coffee Break的生活。每天上班時間不一定,主要都是8點,但如果有些病人預約較早,也會7點半就先到工作崗位了,而下班時間表訂是下午4點,但如果沒有人預約3點~4點的時間,Leena也會很開心的跟我說''Yeah! Time to go home! Woohoo!'' 芬蘭人真的很重視工作之餘的時光。
IMG_7741
2樓的就是一間間的物理治療師的個別診療間

C.工作內容
基本上,與台灣相比不會差太多,但是實習的模式就不太一樣了,在台灣如果跑骨科站,就會都是接觸到骨科病人。但我所待的機構的情況,是看預約該名治療師的病人是發生了什麼事。所以,跟著Leena,我會看到不只骨科也會有神經相關的病人,截至目前接觸到大多是Low Back Pain,也有碰到ALS、Alzheimer、Pakinson等類型的病患。在芬蘭,為了更準確的評估和治療病人,治療師會要求病患脫去外衣、長褲,只剩下內、衣褲,儘管我這個男實習生在場,男、女性病患一點也不會在意,就很自然、迅速地在我面前脫去衣物,雖然之前就有聽說這樣的模式,但是真的親見識到很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D.居家訪視治療 Home-Visiting
來芬蘭最大的目的,我很想要體驗到底居家訪視是怎麼樣的一個模式,很幸運地,我的老師Leena也有幾個需要Home Visitng的個案,一般這種個案都會排在一天中的最後,訪視完就可以直接回家了XD某個星期三下午,要前往一個安養中心,去幫一名CP的女患者做一些治療,於是我就和Leena騎著單車穿越過大大小小的住宅區,翻山越嶺到了個案所在地。 Leena幫個案做了一些伸展、姿勢調整、並教導他做一些簡單的運動,最重要的,也有告知該場所的員工要如何幫該名個案帶一些簡單運動,讓個案沒有治療師在旁時也能夠保持一定程度的活動。這次治療的個案,雖然行動不便,但她還是有一份正當工作,雖然是簡單的小工作,但是也能有和一般人一樣的生活模式,而且也都很活得快樂、很投入目前的狀態,有時候他們也會製作精美的小卡片、甚至也會裝飾一些傢俱,那些裝飾真的很美麗,Leena也說很想要帶一個回家!
IMG_7736
Home Visting的地方

E.語言是隔閡嗎?
雖然北歐人普遍英文都很好,但畢竟不是他們的母語,所以當Leena在和病人互動時,霹哩啪拉的說一堆芬蘭文時,我站在旁邊鴨子聽雷般,我努力觀察他們的Body Language,在努力聽一些關鍵字詞像是kipu, ylös一些關鍵字詞,看看能不能找出個端倪,如果該名病患是會說英文的,Leena就會讓我跟他們多問一些問題。不過其實在讓病人進來診間前,Leena都會很仔細地用英文跟我說待會病人的情況,有哪些病史等等,讓我有個初步印象,會比較容易進入狀況。除了芬蘭人,也會有美國人、非洲人、甚至是日本學生來看診,這時就是全英文對談,我就能有更大的參與感。總結來說,雖然不懂芬蘭文,但是透過事前、事後和Leena的討論,也能夠了解絕大多數的情況,只是少了和當地病患更多地互動,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



在芬蘭已經生活第三週了,周遭是完全的跟台灣不一樣。在這邊實習,說不上很繁忙,卻因此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好好享受個人時光。而不管是在實習中或其他時間,能透過跟各個外國人的交談達到許多文化上、學術上的交流,雖然我自認我不多話,但在這邊的環境之下,我好像也不知不覺(或者是被強迫XD)一直張開我的嘴表達出我自己的想法與意見,看來這也是某種成長吧!期望在之後的實習也能夠順利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mwme 的頭像
ymwme

W. M. E. P. T.

ymw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mi
  • 常聽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之類的話,看了您在芬蘭的實習,真心覺得外國的醫療比國內細心多了,從業人員的工作環境,真是讓人稱羨,謝謝您的分享。
  • 謝謝你的閱讀,說到醫療技術,台灣絕對還是名列前茅的,不過的確,整體環境、薪資還是有很多可以加強的地方。

    ymwme 於 2018/04/17 11:02 回覆